EN 中文
首页 Index > 研究 Research

国民财商教育白皮书(2021)

2021年01月29日

财商知识的全面普及,不仅能充分满足人们多元化财富管理需求,同时还能极大地减少投资者面临金融风险几率,全面推动我国国民整体财商素养的有效提升,进而推动建设我国更完善科学的金融风险防范系统。加强投资者财商教育,提升个人金融素养,帮助金融消费者树立正确的财富观、消费观,增强其金融投资风险防范意识,已成为控制金融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一环。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居民总体收入正在不断攀升,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学习金融知识和提升财商素养的兴趣及职业需求,加之不断增长的高校毕业生总数、求职难度的加剧,职场人士对财商素养学习的需求也持续增加,财商教育市场正逐渐趋热。良好的财商素养对个体金融决策行为、经济福利以及社会福利等都具有重要影响。高财商素养者更可能预先计划、储蓄,做出负责任的财经行为,能更大程度地抵御收入和支出变化的冲击,采取更适合的方式应对市场变化,管理可能的风险。财商教育意即加强个人投资者所拥有的金融知识储备以及运用金融知识解决实际金融问题的能力,通过个人投资者金融素养的提升,增强其金融风险防范意识与能力,以达到从整体上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的安全与稳定之目的。 树立正确的财富观,优化个人财富品质,提升个人金融素养,不仅是个人财富管理的必修课,也是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重要基石。投资者只有接受良好的财商教育,认识到财富管理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坚持价值投资理念,合理配置金融资产,理性对待短期市场波动,保证金融市场长期资金的稳定,从而增强金融体系的韧性与抗风险能力。长期以来,我国教育更多强调智商与情商的培养,而财商却常常被忽略。目前,我国教育体制内针对财商教育的内容严重短缺,没有严格设定的金融知识课程或者体系化的金融技能培训纲领作指导。相比而言,发达国家对个人尤其青少年金融素养的教育尤其重视,甚至将其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逐步形成政府为主导,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及社会教育三位一体的金融素养教育体系。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都相继制定了财商教育计划,列入学校的必修课。当前,我国财商教育仍然存在教育资源匮乏、城市间差异大、重视程度不够高等问题。我们应加强国民财商教育:利用金融科技赋能,拓展普惠金融;增强公众风险意识,防范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知识教育,提升投资水平。国民财商教育是一项长期的系统性工程,应联动政府、社会、媒体多方参与,多措并举,长久为功。 第一,建设和完善财商和投资者教育法律、制度和政策体系,加快推动财商与投资者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要将金融知识普及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切实提高国民金融素养,培育公众金融风险意识。证监会与教育联合印发《关于加强证券期货知识普及教育的合作备忘录》也指出建立金融普及长效机制,金融管理部门、金融机构、相关社会组织要加强研究,综合运用多种方式,推动金融消费者宣传教育工作深入开展。 第二,依托社会力量,鼓励财商教育机构发挥自身教培作用。财商教育机构以专业的体系化课程、市场化服务,为投资者提供科学、正确的金钱观、理财观以及提供高效的技能实践方式,帮助投资者实现理论与实践双重提升。当前,专业金融知识普及、财商教育机构正逐渐兴起,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加大力度,开展财经素养教育工作,不但教育人群覆盖面越来越广,且传播手段也不断地推陈出新。一些财经素养教育机构还以社会责任为导向,注重教育的公益和使用性质,并用大数据技术关注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从而定制出不同人群特征的理财课程,在社群陪伴式的教学服务中也更加具有贴近感、针对性和人情味,让学员真正学会可以落地操作的技能,切实担当起财经“启蒙者”的角色。 第三,加强和完善宣传教育,媒体应积极承担财商投资者教育作用,在新闻报道中保持客观公正。如今,互联网媒体,尤其是网络自媒体影响力正不断加强,媒体应当积极承担投资者教育的正面作用,积极宣传并引导投资者树立正确的财富观、消费观,引导金融消费者秉持长期价值投资、理性投资的理念,切实增强投资者风险防范意识。 第四,加强和提升国民财商和金融素养,提高投资者风险防范意识。投资者应积极主动参加正规专业投资培训机构开展的投资理财知识培训。在投资决策过程中应购买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理财产品,对于收益率明显超过正常水平的理财产品应提高警惕,避免掉入“理财陷阱”。 总之,财经素养教育生态的营造需要政府、企业、学校等社会各界的相互配合,需要市场主体构建责任体系的同时也要不断创新发展。近年来,“非法集资”“P2P暴雷”“保健品骗局”等问题频繁发生,反映我国居民在“认识财富、对待财富、运用财富”的精神层面仍需要加强。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企业等,应多方联动、形成合力,共同构建多元化投资者教育体系,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开展国民财商和投资者教育服务,不断提高财商和投资者教育的灵活性,扩大国民财商和投资者教育人群覆盖面,实现我国居民金融素养、投教水平的整体提升。 ...... 本报告全部内容详见附件。
全 文ALL

马萨诸塞州教师退休计划董事会首份年报(1914财年)

2021年01月28日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呈现出资产管理服务机构居多,但专业的资产持有者机构较少的结构。近3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银行、券商、基金管理公司、信托等承担资产管理服务职能的机构业务范围不断扩张、规模不断增长。但专业的资产持有者整体规模相对占比仍然较小,主要为保险、企业职业年金、社保基金、主权基金与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等机构。其中,主权基金与中央外汇业务中心又以境外投资为主。大部分可投资资本仍由不具备开展专业资产配置资质的社会公众持有。  本质上说,应减少广大非金融专业的普通自然人自主选择股票类或固收类的产品,而应成立具有专业资产配置能力的资产持有人类型机构,为不同群体根据其风险要素(劳动行业、人均余寿、收入水平等)提供长周期资产配置方案与投资服务。从海外实践来看,美国公共养老金、企业年金以及第三支柱IRA作为资产持有者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美国教师养老金计划(public pensions)历史悠久,第一个有据可查的是成立于1895年的芝加哥教师退休计划,迄今已有126年。美国公共养老金在地域上全境覆盖,东至缅因(Maine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成立于1942年,最新规模145亿美元)、西至夏威夷(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 of the State of Hawaii,1926年,172亿美元)、南至佛罗里达(Florida Retirement System Pension Plan,1970年,1,635亿美元)、北至阿拉斯加(State of Alaska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1961年,95亿美元)。  在我国目前积极应对老龄化、亟需加快完善与建设第二、第三支柱的社会背景下,已运作百年有余的美国公共养老金计划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本文为笔者翻译了可查阅到的教师养老金计划最早一份正式年报,来自于马萨诸塞州教师退休计划(MTRS),出版于1915年。希望有助于推动进一步加快建设与完善我国各级养老金体系,壮大专业化资产持有人队伍,改善资本市场主体结构,形成真正长期可投资资本,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使金融服务行业为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作出更大贡献。 ...... 本报告全部内容详见附件。
全 文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