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中文
首页 Index > 研究 Research

国外经济形势月报 第3期

2020年09月25日

2020 年 5 月主要发达经济体概况 5月,欧洲的疫情开始好转,美国也即将度过拐点。欧洲政府纷纷推出开放计划,各国均已着手准备经济复兴。但美国的社会在极高的失业率的压制下犹如一个压力锅,随着月底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事件的爆发,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暴力示威连绵不绝,大规模的群众聚集给之后的疫情发展再次增添了各种不确定的因素,也给美国经济再次蒙上了阴影。 欧洲 5月8日欧洲委员会宣布拓展《临时性框架》,拟施行有针对性的公共干预措施,以向有需要的非金融性企业提供资本重组援助,弱化对整个欧盟经济可能造成的风险。会员国可以以优惠条件向企业提供次级债务(subordinated debt),以增援因新冠病毒疫情而面临财务困境的企业。这涉及在破产程序中劣后于普通优先债权人享有的债权工具,并补充了会员国在现行《临时性框架》之下可采取的工具性举措,包括向有需要的企业提供具有优先清偿地位的债务直至年底。英国政府在五月份提出了放宽封锁的线路图并公布了一些列新的财政政策,包括为中小企业提供不超过5万英镑贷款的“重新振作贷款计划”以及为自雇人士提供每月不超过2千5百英镑资金援助的“自雇收入支持计划”。欧元区五月份物价与上月及去年同期几乎持平,通货紧缩在所难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比上月下降0.6个百分点,与上月超过2%的降幅相比呈现缓解态势。与欧元区相似,英国五月份物价无明显变化,通货膨胀同比继续下降至0.65%,与欧元区无异一同迈入通货紧缩。与CPI相同,PPI在三月份对比上月也并无明显变化。欧洲各国政府利用了各种收入支持计划保证了欧洲劳动力市场基本稳定,但观察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近两个月的数据不难发现面对四月份仅有3.91%的失业率,四月份英国国内生产总值预计下跌了20.3%,这些数据向我们提供了明确的信号—虽然各种收入支持计划维持了欧洲社会的稳定,但社会并没有提供实际的产出。在这些政策面前,失业率的稳定并不能保障实际的产出。五月份英国国内生产总值预计环比上升了1.8%,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英国社会从疫情的衰退走出,但面对自疫情爆发以来至今24.5%的GDP跌幅,社会在疫情打击下还远没有恢复元气。 货币方面,持续的宽松政策令欧元流通货币再次上涨1.54%,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上涨1.23%。英镑流通货币量在本月也上涨了1.45%,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也随之上涨1.29%。随着疫情的逐渐减缓,欧洲金融市场基本稳定,在金融管理机构的政策帮助下暂无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迹象。 美国 本月,在联邦住房金融局的指示下,美国两大抵押贷款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正在推出延期付款的计划:允许抵押付款暂停最多12个月,旨在帮助面临短期困境的贷款房主。四月份物价与上月基本持平,同比涨幅降至0.24%与欧洲携手步入通货紧缩。国际原油价格回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较上月上涨1.83个百分点。失业率依旧处于13.3%的高位。金融市场基本稳定,持续的宽松政策导致流通货币较上月再次增长2.15%,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增幅高达5.05%。虽然疫情逐渐稳定,但如此严重的疫情对社会的冲击及持续的高失业率加之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事件终于引爆了现今美国这个充满了社会矛盾的压力锅,各地此起彼伏的暴力示威和群众聚集对后续的疫情及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很可能会再次带来无比沉重的打击。 日本 五月日本进入了真正的疫情爆发期,财务省拟定了总额11171亿日元的一揽子计划,包括为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融资帮助,帮助公司支付租金的补贴,以及数万亿日元的医疗保健援助和对地方经济的支持。日本央行提出了新的向符合资格的中小企业提供免息贷款的流动性支持计划,其总额将超过90万亿日元。在各项政策的保障下,物价及就业与上月基本持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回稳,较上月下降了0.5个百分点。受货币政策影响,流通货币较上月增长0.96%,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上涨1.71%。 总结 虽然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新冠疫情趋于平稳,但数月来的生产与生活持续停滞,全球供应链的后疫情思维,以及疫情在非洲与拉美国家的扩散,给高度全球化的经济带来了持续的打击和不确定性。加之美国的反种族主义的扩张有席卷全球之势使得各国面对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的压力激增。欧洲各国没有产出支撑的收入支持计划到底还能走多远?一切都是未知数。
全 文ALL

国外经济形势月报 第2期

2020年09月25日

2020 年 4 月主要发达经济体概况 时间来到4月,美国疫情全面爆发,欧洲继续延烧,日本迎来第二波。国际人员往来全面暂停,全球多地局势动荡。失业潮,倒闭潮,罢工潮,示威潮此起彼伏。伊斯兰国死灰复燃,中美角力再起波澜。货币政策已黔驴技穷,各国政府的财政政策如雨后春笋,疯狂撒币。赤字货币化,赤字融资等各种赤字议题层出不穷。在疫情搅动下国际政经形势瞬息万变,何去何从无人知晓。 欧洲 4月份,疫情在欧洲大陆和英国持续肆虐,从王储查尔斯王子染疫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被推进ICU,新冠疫情在欧洲可谓触目惊心。欧洲委员会通过ESM向各国政府提供了总额不超过两千四百亿欧元的医疗防疫基金,透过欧洲投资银行向企业注入2000亿欧元资金,另提出总额1000亿欧元的团结工具—SURE倡议保证工人收入和维持企业生计。为稳定经济,英国政府向企业提供了270亿英镑,并向NHS再次注资147亿以支持医疗系统,同时向弱势人群支付了近70亿英镑供维持生计。欧元区四月份物价仍与上月基本持平,通货膨胀同比从三月份的0.79%进一步恶化至0.30%。相比C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较三月份持续下降2.05%。与欧元区相似,英国四月份物价无明显变化,通货膨胀同比进一步降至0.93%,与三月份相比下降了0.57个百分点。与CPI相同,PPI在三月份对比上月也并无明显变化。在欧盟及各成员国与英国强有力的财政支持下,欧州劳动力市场基本稳定,大规模失业潮并未呈现。 货币方面,受三月份货币政策的影响以及持续的量化宽松,四月份欧元流通货币继续上涨1.19%,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上涨1.41%。与三月份的情况相似,英镑流通货币量与上月再次几乎持平,但值得留意的是其包含对EMU的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再次受到ECB量化宽松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上涨1.46%,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QE在欧元区内部的效应,这表明欧元区资本持续流出,金融风险激增,市场预期长期悲观,形势十分严峻! 美国 本月,各项财政政策开始落实,其中包括了四千八百亿的工资保障计划和医疗保健增强法案,2.3万亿的CARES法案以及以一千九百亿的家庭第一冠状病毒应急法案。虽然国会和政府推出了大把的财政方案用于抗疫及稳定经济,但美国这个过度资本化的社会,以及体制下所长期埋藏的社会分化及矛盾就像一个个的重磅炸弹一一爆炸。不仅疫情全面失控,经济也动荡不堪。四月份物价环比进一步下降0.80个百分点,同比涨幅降至0.38%,严重低于目标通胀。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较上月再次下降4.02个百分点。劳动力市场全面崩盘,失业率高达14.7%。金融方面市场逐渐回稳,美联储为缓解金融风险对社区银行的银行资本要求进行放松。延续上个月的量化宽松政策,流通货币较上月增长2.05%,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激增6.67%。如此疯狂的大放水不知是否会对疫情过后的美国以及全球金融体系带来另一轮犹如GFC一样的冲击? 日本 随着疫情的全球蔓延和国际人员往来的全面暂停,2020年举办东奥的基础已不复存在,全球疫情大流行带来的输入性冲击致使日本出现第二次爆发。随着疫情的蔓延和封城措施的推出,日本经济将面临更严重的打击。为应对冲击,日本政府推出了大刀阔斧的财政政策,总额高达117万亿日元,规模相当于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1%。在政策刺激下,各项宏观经济指标与上月基本持平,无明显变化,通货膨胀依旧长期大幅低于央行预定目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较上月进一步下降1.48%。劳动力市场平稳。货币政策上,日本央行推出了进步的金融市场稳定方案以购买更多的政府及企业债券。在政策带动下流通货币较上月增长0.42%,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上涨0.74%。 总结 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生产与生活持续停滞,全球供应链全面断裂,国际政经秩序持续混乱,对比不同意识形态下各国抗疫及经济表现大相径庭。疫情之后的国际秩序重新洗牌,结论各说纷云。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左翼势力占优的欧洲,美国在疫情下的表现可谓说一塌糊涂,加之全球经济长期衰退已不可避免以及美元的疯狂放水,依靠美元所建立的全球金融体系和国际政经秩序何去何从值得我们假以时日,持续关注。
全 文ALL

国外经济形势月报 第1期

2020年09月22日

2020 年 3 月主要发达经济体概况 3月,受全球多地疫情爆发影响,多国出现金融恐慌现象。由此加之复杂的国际地缘政治现状连锁引发了全球原油价格大战。受此影响以及中国疫情所导致全球供应链断裂,世界经济呈现明显下行压力,世行及IMF连续调低2020年全球增长预期。 美国 美联储在本月连续两次调低目标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直至零底限,FOMC通过新一轮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强行注水。与此同时,美联储还公布了一篮子的流动性供应方案,包括降低贴现率,延长贴现窗口,暂时取消存款准备金要求及提供日间信贷等破天荒的刺激政策。受此影响,流通货币较上月增长1.24%,金融机构总负债:广义货币M2大幅上涨3.82%。美联储的基金政策虽造成了金融市场的短暂混乱但最终保护了金融机构的稳定运行。实体方面,资金压力受流动性放宽有所缓解,加之联邦政府的两万亿美元刺激方案适度地解决了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困难。但生产停滞,消费放缓,供应链断裂已覆水难收,疫情所造成的全球供给冲击终究无法通过调整需求而解决,加之全球油价大战,三月份物价环比下降0.42个百分点,对比上个月的正0.09%已非常明显。在美联储强大的货币供给攻势下三月份的CPI仅同比上涨1.52%,低于2%的目标通胀0.58个百分点,对比上个月的2.32%表明经济繁荣已过拐点,衰退趋势显著。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较二月份也下降1.37个百分点,这可能主要是受到油价波动所影响。受疫情拖累,第一季度GDP较上一个季度下降1.98%。就业方面,三月份失业率达到4.4%,虽生产停滞所造成的大规模失业潮尚未显现但已较2月份的3.5%上涨了0.9%,对比2019年4.08%的潜在失业率,可以确信无疑,美国这一轮持续了十年的经济景气已正式终结。 ...... 本报告全部内容详见附件。
全 文ALL

国外金融形势月报 第3期

2020年09月21日

2020 年 6月美国金融市场概况 美股:2020年6月份,美股三大指数均继续反弹,以科技股为代表的纳斯达克指数涨幅最大,创出历史新高,这与A股市场创业板指数走出技术性牛市遥相呼应。具体来看,道琼斯指数报收24812.88点,月涨幅为1.6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报收于10058.77点,月涨幅为5.99%,标准普尔500指数报收于3100.29点,月涨幅为1.84%。 支持6月份美股强势反弹的主要因素有:其一,美国疫苗乐观预期及部分州重启经济;其二,美联储继续宽松货币政策,而救助资金通过普通投资者进入股市。为了支持经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3月份的约4万亿美元膨胀到目前的7.2万亿美元。市场预计,在疫情危机结束前,投资组合可能会增至10万亿美元。美联储的这些举措直接导致资产泡沫,然而,美联储却认为他们的目标是保持就业和稳定物价;其三,美国经济数据特别是就业数据转好。美国劳工部宣布,美国6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录得增加480万人,创历史新高,预期为增加300万人;6月失业率为11.1%,连续第二个月回落,预期为12.3%。从6月就业数据领域看,美国经济基础正在启动和恢复。美国劳工部表示,6月份休闲和酒店业的就业率大幅上升,零售贸易、教育、卫生服务、服务业、制造业、专业和商业服务的就业也出现显著增长。就业数据转好直接刺激金融市场的买入情绪。 美元指数:2020年6月份,美元指数报收于97.39,月跌幅为0.93。美元指数震荡下行,反应出市场对于避险情绪的需求减弱。 美债:2020年6月底,三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16,月涨幅为14.29%,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66,月涨幅为1.54%。美债收益率上升反应出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并不乐观。 恐慌指数:2020年6月底,恐慌指数报收于30.43,月涨幅为10.61%。目前,美股已处于历史高位震荡,市场认为这一轮美股牛市属于“水牛”,即自然人投资者拿着美联储救助资金进入股市。这与以往机构助推的慢牛行情有所不同。基于此,市场预期美股此轮牛市并不牢固。
全 文ALL

国外金融形势月报 第2期

2020年09月21日

2020 年 5月美国金融市场概况 美股:2020年5月份,美股三大指数均继续反弹。具体来看,道琼斯指数报收25383.11点,月涨幅为4.26%,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报收于9489.87点,月涨幅为6.75%,标准普尔500指数报收于3044.31点,月涨幅为4.53%。 5月美股上涨是受到经济重启及新冠病毒疫苗研究正面影响:当地时间5月20日,美国50个州全部重启经济,但各州开放程度和方式不同。此前一天,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指导文件建议,美国各州应该在病例出现连续14天下降趋势后进行第一阶段经济重启;疫苗方面,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的新冠病毒疫苗1期临床试验取得“积极中期结果”。 经济数据方面:5月2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消费者信心小幅上升,从4月份的85.7微升至5月份的86.6。该指数反映了消费者对当前状况和未来预期的评估,在前两个月曾大幅下跌。不过,美国失业率数据估计仍较为悲观。 美元指数:2020年5月份,美元指数报收于98.30,月跌幅为0.75。美元指数下行,反应出市场对于避险情绪的需求趋弱。 美债:2020年5月底,三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14,月涨幅为16.66%,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65,月涨幅为1.56%。美债收益率上升反应出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并不乐观。 恐慌指数:2020年5月底,恐慌指数报收于27.51,月跌幅为19.44%。恐慌指数下降与美股上升呈反比关系,反应出美股市场已走出最黑暗的时刻,市场暴跌的情景或将不会再次出现。
全 文ALL

国外金融形势月报 第1期

2020年09月21日

2020 年 4月美国金融市场概况 美股:2020年4月份,美股三大指数均大幅反弹。具体来看,道琼斯指数报收24345.72点,月涨幅为11.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报收于8889.55点,月涨幅为15.45%,标准普尔500指数报收于2912.439点,月涨幅为12.68%。 4月美股大幅反弹主要归功于美联储和美国政府的刺激政策: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困境,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通过的近4840亿美元经济援助法案,这是美国第四轮针对疫情的经济刺激方案。这一法案包含了3100亿美元的薪酬保障计划(PPP)项目补充补款、6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赈灾贷款(包含100亿美元的赠款)、用于病毒检测的250亿美元拨款和小企业管理局的21亿美元行政费用拨款;同时,美联储在其官网发布多个声明:首先,在新冠疫情造成流动性压力的情况下,美联储将暂时提高各联储银行提供的日内信贷资金,以鼓励医疗机构使用这些信贷资金。其次,美联储将“暂停无抵押日内信贷额度限制(净借记上限),并为符合主要信贷计划条件的机构免除透支费用”。修改后的规定将保持到9月30日。美联储在声明中表示,这些行动不会显著增加联储银行面临的信贷风险。第三,美联储寻求尽快扩大有资格参加其薪资保障计划流动性便利(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 Lending Facility,PPPLF)的贷款人范围。 美元指数:2020年4月份,美元指数报收于99.04,月涨幅为0.10。美元指数依然坚挺,反应出市场对于避险情绪的需求依然较强。 美债:2020年4月底,三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09,月跌幅为18.18%,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收于0.70,月跌幅为8.57%。美债收益率下降反映出美国经济最差的情况或将过去。 恐慌指数:2020年4月底,恐慌指数报收于34.15,月跌幅为40.17%。恐慌指数大幅下降与美股大幅上升呈反比关系,反应出美股市场已走出最黑暗的时刻。
全 文ALL

金融与发展 月度报告——金融监管论坛

2019年01月24日

一、专题研究:促消费增长需要鼓励发场景消费金融 作者:尹振涛(中国社科院陆家嘴研究基地金融监管研究中心秘书长) 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增加 近年来,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步入到高质量增长的“新常态”,投资、进出口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逐渐减弱,消费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压舱石。截止今年上半年,我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8.5%,同比去年提高了14.2%。根据商务部的统计,今年国庆长假期间,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4万亿元,日均销售额比去年”十一“黄金周增长9.5%.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7.26亿人次,同比增长9.43%,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990.8亿元,同比增长9.04%。吃穿用等传统消费提质升级,线上线下、移动支付等新模式蓬勃发展,品质化、个性化、体验式消费引领潮流,消费升级势头不减。 消费金融对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巨大 为进一步发挥消费对经济的积极作用,近期国家出台多项政策优化消费环境,其中重点强调了积极发展消费金融,支持发展消费信贷,鼓励消费金融创新,进一步提升金融对促进消费的支持作用。 第一,消费金融有利于促进消费,拉动宏观经济的增长。消费金融作为金融创新的重要组成,是信用资源分配的一种形式,它通过缓解流动性约束,帮助消费者优化其跨期的储蓄、消费活动,有效提高消费者的消费水平,扩大社会的消费总需求,进而推动宏观经济增长。 第二,消费金融有利于推动我国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随着经济的L”型筑底,我国以消费金融为主的短期消费信贷快速发展,其速度超过具有“投资性质”的以房贷为主的长期消费信贷,消费金融的扩大对推动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具有重要作用。 第三,消费金融有利于我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消费金融的增长实际上是信用资源在不同产业部门之间重新分配的过程,比如消费会对诸如房产后市场、汽车后市场、教育、耐用消费品等产业产生直接的需求,可以加快这些产业的发展,同时对那些不能满足其消费需求的产业形成有效抑制,其结果就对产业结构起到了优化升级作用。 第四,消费金融有助于实现区域经济地位和结构的合理化。在一个有效的市场中,信用资金会流向能够最大化其使用效率的地区,消费金融在不同区域的重新分配与当地产业结构、经济结构的调整共同推动了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从而有助于实现区域经济地位和结构的合理化。 第五,消费金融有助于提升经济的市场化程度。消费金融是我国在深化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市场需求予以创设,故而呈现出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 互联网公司、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等多头崛起,持牌金融机构与非持牌金融机构共同竞争与发展,共同促进了市场发展。 ......
全 文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