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中文

2020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论坛

2020年8月1日,“2020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论坛——后2020时代的全球格局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上海举行。2020年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基本建成的目标实现之年,站在这一里程碑处,回顾建设历程之余,面向未来,需对后2020时代的全球格局变化进行展望和预判,并基于此全方位深入思考今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发展举措以及中长期发展规划。来自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学术研究部门等单位的参会嘉宾出席本次论坛,围绕全球宏观经济、资本市场发展、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如何进一步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内容进行研讨。

“2020文化金融蓝皮书发布会暨新形势下我国文化金融区域发展”研讨会成功举办

9月12日,“2020文化金融蓝皮书发布会暨新形势下我国文化金融区域发展”研讨会在京成功举办。

《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20)》新书发布

2020年9月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共同发布了《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20)》。

热点

NEWS RELEASES

《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20)》在京发布

9月15日下午,《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20)》发布暨国际化视角下的支付创新与发展闭门研讨会在京举行。

2020年09月17日

2020-09-17

2020文化金融蓝皮书发布会暨新形势下我国文化金融区域发展研讨会

2020年9月12日14:00-17:30在北京举办“2020文化金融蓝皮书发布会暨新形势下我国文化金融区域发展研讨会”,发布《中国文化金融发展报告(2020)》,共同探讨文化金融发展中的新问题及解决路径。

2020年09月14日

2020-09-14

2020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论坛——后2020时代的全球格局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8月1日,“2020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论坛——后2020时代的全球格局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上海举行。

2020年08月06日

2020-08-06

出版著作更多著作 >

PUBLICATIONSMORE >

立言 第4辑

缘起 获取知识的途径大抵有三:读书、听讲和实践。读书可品书香、摒铜臭,且有反复揣摩之便、自我体悟之乐。听讲则隐隐有书院之传,优势在现场感和互动——于讲者,现场可能灵光乍现;于听者,常能浮想联翩,触类旁通;讲者与听者互动,则可相互激励、讲评相长,搞得好,发掘出新课题、铺陈出锦绣文章,并非难事。实践则是获取知识的根本途径,它不仅是一切知识的源泉,而且是主观见诸客观的社会活动,更是体现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最终目的。 简言之,读书、听讲和实践,对于获取知识而言,各有其独到之处,其功效相互不可替代。然而,如果从实行的角度考察,则三者的差别立现:读书和实践可由人们自我实现,而听讲则须有所组织,于是就有了兴办学术机构的必要性—这也就意味着,组织各类学术讨论与讲座,属学术机构之本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自2015年整合重组并获中央正式命名为首批国家高端智库以来,一直致力于举办各种类型的讲坛、论坛、讨会、读书会、研习会等,一年凡二十余次。此类会议选题广泛,讨论集中,参会者名家云集,且来自各个领域,大家的发言直抒胸臆,不落襄臼,因而很受欢迎。遗憾此类会议中的多数在当时都不能面向社会,产生的影响有限,因而就有将会议详细记录整理出来,结集出版的动议。这就是实验室“立言”书系的由来。既然以“立言”自命,当然以展示讲者的“精气神”为第一要务。这就是我们不做四平八稳、无懈可击的论文集,而选择实录形式的缘由。 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得知丛书的出版计划,立即给予了专业化的回应,精心设计的版式、装帧乃至纸型的选择,都与丛书的气质契合,为从书增色颇多,在此一并致谢!

回归金融本质:中国金融创新与监管

缘起 获取知识的途径大抵有三:读书、听讲和实践。读书可品书香、摒铜臭,且有反复揣摩之便、自我体悟之乐。听讲则隐隐有书院之传,优势在现场感和互动——于讲者,现场可能灵光乍现;于听者,常能浮想联翩,触类旁通;讲者与听者互动,则可相互激励、讲评相长,搞得好,发掘出新课题、铺陈出锦绣文章,并非难事。实践则是获取知识的根本途径,它不仅是一切知识的源泉,而且是主观见诸客观的社会活动,更是体现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最终目的。 简言之,读书、听讲和实践,对于获取知识而言,各有其独到之处,其功效相互不可替代。然而,如果从实行的角度考察,则三者的差别立现:读书和实践可由人们自我实现,而听讲则须有所组织,于是就有了兴办学术机构的必要性——这也就意味着,组织各类学术讨论与讲座,属学术机构之本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自2015年整合重组并获中央正式命名为首批国家高端智库以来,一直致力于举办各种类型的讲坛、论坛、研讨会、读书会、研习会等,一年凡二十余次。此类会议选题广泛,讨论集中,参会者名家云集,且来自各个领域,大家的发言直抒胸臆,不落案臼,因而很受欢迎。遗憾此类会议中的多数在当时都不能面向社会,产生的影响有限,因而就有将会议详细记录整理出来,结集出版的动议。这就是实验室“立言”书系的由来。既然以“立言”自命,当然以展示讲者的“精气神”为第一要务。这就是我们不做四平八稳、无懈可击的论文集,而选择实录形式的缘由。 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得知丛书的出版计划,立即给予了专业化的回应,精心设计的版式、装帧乃至纸型的选择,都与丛书的气质契合,为丛书增色颇多,在此一并致谢!

逆全球化浪潮下的中国对策

缘起 获取知识的途径大抵有三:读书、听讲和实践。读书可品书香、摒铜臭,且有反复揣摩之便、自我体悟之乐。听讲则隐隐有书院之传,优势在现场感和互动—于讲者,现场可能灵光乍现;于听者,常能浮想联翩,触类旁通;讲者与听者互动,则可相互激励、讲评相长,搞得好,发掘出新课题、铺陈出锦绣文章,并非难事。实践则是获取知识的根本途径,它不仅是一切知识的源泉,而且是主观见诸客观的社会活动,更是体现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最终目的。 简言之,读书、听讲和实践,对于获取知识而言,各有其独到之处,其功效相互不可替代。然而,如果从实行的角度考察,则三者的差别立现:读书和实践可由人们自我实现,而听讲则须有所组织,于是就有了兴办学术机构的必要性—这也就意味着,组织各类学术讨论与讲座,属学术机构之本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自2015年整合重组并获中央正式命名为首批国家高端智库以来,一直致力于举办各种类型的讲坛、论坛、研讨会、读书会、研习会等,一年凡二十余次。此类会议选题广泛,讨论集中,参会者名家云集,且来自各个领域,大家的发言直抒胸臆,不落寞臼,因而很受欢迎。遗憾此类会议中的多数在当时都不能面向社会,产生的影响有限,因而就有将会议详细记录整理出来,结集出版的动议。这就是实验室“立言”书系的由来。既然以“立言”自命,当然以展示讲者的“精气神”为第一要务。这就是我们不做四平八稳、无懈可击的论文集,而选择实录形式的缘由。 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得知丛书的出版计划,立即给予了专业化的回应,精心设计的版式、装帧乃至纸型的选择,都与丛书的气质契合,为丛书增色颇多,在此一并致谢!